sok
植物百科 > 植物界 > /被子植物门 > /双子叶植物纲 > 亚纲/蔷薇亚纲 > /桃金娘目 > /玉蕊科 > 属/玉蕊属 > 种/玉蕊
玉蕊的拼音是:yù ruǐ
玉蕊的拉丁文:Barringtonia racemosa (L.) Spreng.
玉蕊的别名是:水茄苳(台湾),金刀木(日本)。

玉蕊

玉蕊

唐代传统名花,后失传,具体指何种植物现在有争议。 植物学家吴征镒确认为白檀(Symplocos paniculata),是玉蕊科、玉蕊属的一种植物。由日本人命名的植物玉蕊现已改命名为金刀木。

形态特征

常绿小乔木或中等大乔木,稀灌木状,高可达20米;小枝稍粗壮,直径3-6毫米,干燥时灰褐色。叶常丛生枝顶,有短柄,纸质,倒卵形至倒卵状椭圆形或倒卵状矩圆形,长12-30厘米或更长,宽4-10厘米,顶端短尖至渐尖,基部钝形,常微心形,边缘有圆齿状小锯齿;侧脉10-15对,稍粗大,两面凸起,网脉清晰。总状花序顶生,稀在老枝上侧生,下垂,长达70厘米或更长,总梗直径2-5毫米;花疏生,花梗长0.5-1.5厘米或稍过之;苞片小而早落;萼撕裂为2-4片,裂片等大或不等大,椭圆形至近圆形,长0.7-1.3厘米;花瓣4,椭圆形至卵状披针形,长1.5-2.5厘米;雄蕊通常6轮,最内轮为不育雄蕊,发育雄蕊花丝长3-4.5厘米左右;子房常3-4室,隔膜完全,胚珠每室2-3颗。果实卵圆形,长5-7厘米,直径2-4.5厘米,微具4钝棱,果皮厚3-12毫米,稍肉质,内含网状交织纤维束;种子卵形,长2-4厘米。花期几乎全年。

分布范围

产我国台湾(台北、台中和台东等地)、和广东(海南岛);生滨海地区林中。广布于非洲、亚洲和大洋洲的热带、亚热带地区。

生长环境

玉蕊在我国台湾及海南岛都有分布,但数量很少,在海南常生长在海滨,有为时和红树植物混生在一起,因此有人称之为半红树植物.它还具有很强的耐盐性,在潮水经常浸没的地方也能正常生长,根据我们的观察,在砂培育苗时,盐分能够促进种子的萌发和幼苗的生长发育,玉蕊种子属顽拗型种子,即不耐干燥和低温,种子含水量低于l石%或贮藏温度低于5℃时,均对种子活力有不良影响。所以种子的运输和保存均困难,玉蕊种子还有一定的耐荫性,1992年从海南引种,经过5年多的生长,株高已达4米,且能正常开花结果,并成功地繁殖后代。制约厦门地区玉蕊生长的主要因素是温度,在生长初期对低温比较敏感,一年生的植株在冬季叶片全部调落,嫩枝枯死,但第二年的情况有明显改善,第三年除部分 叶片脱落外,无明显寒害发生。宜选择背风向阳的地点种植,在厦门地区玉蕊3年生的植株就可开花结果,花期5-11月。 玉蕊喜土层深厚富含腐殖质的砂质土壤,但也具较高的耐旱和耐涝能力。

应用价值

据文献记载,树皮纤维可做绳索,木材供建筑;根可退热,果实可止咳。

药用价值

药用功效:泻火退热,止咳平喘;主 治:用于热病,发热;性味归经:苦、寒。入肺、胃、膀胱三经;用法用量:内服:煎汤,6-9克;中药化学成分:果实含玉蕊宁barringtonin、玉蕊醇R1,R2 (R1R2-barringgenol )。--始载于《海南植物志》。

植物文化

玉蕊是我国唐代中叶极负盛名的传统名花,但因栽培不普遍及时代的变迁,后来却失传了。尽管宋代宋景沂的《全芳备祖》将其列为花谱第6,明代王象晋的《群芳谱》将其上升为花谱第3,清代陈淏子的《花镜》也有专条,但其原植物却从乔木降格为灌木,后又从灌木降为蔓木及草质藤本。这表明,许多国人早已不知玉蕊为何物了。自宋代以来,人们对玉蕊的原植物说法很多,使人莫衷一是。经祁振声10多年考证,著名植物学家吴征镒先生首肯,确认玉蕊即山矾科的白檀(Symplocos paniculata)。该植物不仅有较高的观赏价值,亦有较高的生态和经济价值,应大力发展栽培,以使这一传统名花重放异彩。

玉蕊作为庭园观赏花木栽培,始于唐玄宗开元、天宝年间,而以国都长安唐昌观的玉蕊最著名。据宋代宋敏求的《长安志》载:“安业坊唐昌观旧有玉蕊,乃唐昌公主所植”。考之唐昌公主为唐玄宗李隆基之女,其生卒年未详,但推断其植树之举当在公元750年前后。

唐昌公主在唐昌观所植的玉蕊,在元和年间,树龄已达60余年。这些树木,大约在唐僖宗(公元880年前后)时枯死,当时树龄达130年。

唐人甚重玉蕊,唐昌观、集贤院及翰林院均有栽植。宋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》云:"唐昌观玉蕊,鹤林寺杜鹃,二花在唐时为盛,名闻天下。"《太平广记·玉蕊女仙》载,唐昌观玉蕊盛开时,若琼林瑶树,一日有一端丽无比女子,带数女仆入观内折花,异香芬馥,人皆以为系从皇宫中来。及她们带花随风而去方知是仙女下降,余香经月不散。中唐诗人如白居易、元稹、刘禹锡、张籍、王建均有咏唐昌观玉蕊诗。古人诗咏每从玉蕊花色洁白立意。王建诗:"一树茏葱玉刻成,飘廊点地色轻轻。女冠夜觅香来处,唯见阶前碎月明。"

在唐代,人们还发现除长安之外的其他地方也有玉蕊树,只不过当地人不知其佳名,也不知珍惜罢了。李德裕在出任浙西观察使时,发现镇江招隐山有玉蕊树,便给与他同做过京官的书法家沈传师写了一首题为《招隐山观玉蕊树戏书即事奉寄江西沈大夫阁老》的怀旧诗:“玉蕊天中树,金闺昔共窥。落英闲舞雪,密叶乍低帷……”并在诗题及诗中自注:“此树吴人不识,因予赏玩,乃得此名”;“内署沈大夫门前有此树,每花落,空中回旋久之,方集庭际。大夫草诏之日,皆要予同玩”。后来,沈传师写了一首《奉酬浙西尚书九丈招隐山观玉蕊树戏书即事见怀之作》的答谢诗:“曾对金銮直,同倚玉树阴。雪英飞舞近,烟叶动摇深。素萼年年密,衰容日日侵……”。王琪还发现深山溪谷中有野生的玉蕊。其五言古诗《玉蕊花》可以为证:“玉蕊生禁林,地崇姿亦贵。散漫溪谷中,蓬茨复何异!清芬信幽远,素彩非妖丽。苍烟蔽山日,琼瑶为之晦。岁久自扶疏,岩深愈幽邃。请观唐相吟,俗眼无轻视”。

分析唐代的大量诗文,便可判断玉蕊的基本形态、观赏价值、主要生物习性和地理分布。即:玉蕊是一种落叶乔木,每当春末树叶展开后,便开出繁密的花朵,其花洁白如玉,雄蕊多而明显,刘禹锡诗中的“雪蕊琼丝满院春”和张籍的“一树珑璁玉刻成”之句,可悟出“玉蕊”之名的得来。它还有玉蕊花、玉蕊树、琪树、玉树等别称。花有清香,花朵轻小,其花落时,玉尘飞舞,恍若香雪,更耐观赏。该树还是一种长寿树种。唐代已发现除长安有栽培外,江浙等地也有。野生于山林、溪谷中的玉蕊,人们不知其雅称,也不加珍惜。所以,当长安栽培的玉蕊枯死后,特别是经唐末和五代十国的战乱,长安的玉蕊荡然无存,这一著名花木也就从此失传了。

对玉蕊的误认

宋代以来,由于人们对玉蕊原植物疏于详考,故指鹿为马者有之,以讹传讹者有之,以至越来越离谱,越来离玉蕊原植物越远。现将几种主要说法简介如下。

玉蕊即琼花

琼花(Viburnum macrocephalum f.keteleeri)是宋代最著名的花木。据当时的说法,仅扬州后土庙有一株,号“天下无双”,故奇贵无比。因其花洁白,有些宋人便以为唐之玉蕊即琼花。北宋文学家宋祁在《摘碎》中谓:“维扬后土庙有花,色正白,曰玉蕊。王禹偁爱赏之,更称曰琼花。”刘敞的《移琼花诗并序》道:“自淮南适东平,移后土庙,琼花植于濯缨亭。此花天下止一株耳。永叔为扬州作无双亭以赏之。彼土人别号八仙花,或云李卫公玉蕊花即此种。”其诗云:“淮海无双玉蕊花,异时来自八仙家。鲁人未睹天中树,乞与东风赏物华。”宋敏求的《春明退耕录》也说:“扬州后土庙有琼花一株,即李卫公所谓玉蕊也。”此外,苏轼咏瑞香的《西江月》词中也有“后土庙中玉蕊,蓬莱殿里鞓红”之句。可见,“玉蕊即琼花”说,在北宋曾盛行一时。

然而,琼花的花序直径达10cm以上,其大型不孕边花白色,每朵边花仅有雄蕊5枚,且很少出露,决无“雪蕊琼丝”之态,又因花大,花落时不可能“飘廊点地色轻轻”或在“空中回旋久之”。而且陕西不产。显然,琼花决非玉蕊。对此,不少宋人曾提出质疑或反驳。周必大的《玉蕊辨证》云:“宋子京、刘原父、宋次道博洽无比,不知何故,疑为琼花”。葛立方的《韵语阳秋》也谓:“琼花唯扬州后土庙有之……玉蕊岂一处有哉!其非琼花明也”。

玉蕊即山矾

山矾(Symplocos caudata)是北宋黄庭坚命名的一种野生花木。他在《题高节亭边山矾花并序》中谓:“江南野中有一种小白花,本高数尺,春开极香,野人谓之郑花。王荆公尝欲作诗而陋其名,予请名曰山矾。野人采郑花叶以染黄,不借矾而成色,故名山矾。”但其序及诗中均未涉及玉蕊。北宋末南宋初的曾慥,在《高斋诗话》中称:“今?花即玉蕊花也。介甫以比?,谓当用此?字。盖?玉名,取其白耳。鲁直又更其名为山矾,谓可以染也。”洪迈的《容斋随笔》也说:“物以稀为珍,不必异种也。长安唐昌观玉蕊,乃今?花,又名米囊,黄鲁直易山矾者”。薛季宣在一首咏山矾的五言律诗前写道:“?花,唐玉蕊花。介甫谓之?花,鲁直谓之山矾。武昌山中多有之,其叶可供染事,土人用之酿酒。”诗中有“仙人来玉蕊,文士立山矾”之句。

对此,宋人也有不同看法。如葛立方的《韵语阳秋》说:“以余观之,恐未必然。玉蕊,佳名也。此花自唐流传至今,当以玉蕊得名,不应舍玉蕊而呼?,鲁直亦不应舍玉蕊而呼山矾也。岂端伯别有所据耶?”张淏的《云谷杂记》、周必大的《玉蕊辨证》、宋景沂的《全芳备祖》等,均不同意此说法,认为玉蕊与山矾各是一物。郑域的一首七言古诗云:“维扬后土庙琼花,安业唐昌宫玉蕊,判然二物本不同,唤作一般良未是……后人不识天上花,又把山矾轻拟比”。此诗显然受《玉蕊辨证》影响,对“玉蕊即琼花”、“玉蕊即山矾”等说法,均作了否定。

玉蕊即栀子

到了明代,大概扬州的琼花也不见了。所以,人们对玉蕊、琼花的原植物,均产生了疑问。明代文学家郎瑛在《琼花辨》中写道:“《雍录》辨栀子花即玉蕊花改之为山矾者……果使一种,则栀子江南到处有之,胡以为贵?”“及考《扬志》,谓琼花或为唐植,今《雍录》亦以玉蕊唯长安一株,元、白等赋诗贵重,又花心黄,三四月间开,开时芬芳满野,高可数丈,意即今栀子千叶者耶?”“惜江南未能收护,使高大也。况生于陕,移于扬、汴,在彼亦自为奇矣”。

考栀子(Gardenia jasminoides)是自汉代就广为栽培的著名染料及花木,古人题咏颇多,不可能与玉蕊或琼花相混淆。另外,北宋程大昌的《雍录》并未辨出“栀子花即玉蕊花”,只是误认为玉蕊在长安仅有一株。而“栀子千叶者”,即栀子的重瓣变种,一为大花栀子(var.grandiflora),一为水栀子(var.radicana),均系不超过2m的灌木,陕西非原产地,更不可能“使其高大”。郎瑛虽为博学之士,但其考辨之文,却表明其对植物学的无知。

玉蕊即金刀木

日本松村任三的《植物名汇》,引日本文献《质问本草》中的“玉蕊”,作为Barringtonia racemosa的名称,并以其作科、属名。我国植物学专著,不顾“玉蕊”为我国固有的传统名花这一事实,一直遵从松村氏之说,沿用至今,殊为不妥。按该植物系热带地区的常绿乔木,花大,白色或粉红色。其形态、习性及分布等,均与我国古籍中记载的玉蕊毫不相干。所以《云南植物志》,已不再将玉蕊作该植物的种名,而改用“金刀木”之名,科、属名也随之予以订正。

玉蕊即西番莲

孔庆莱等的《植物学大辞典》谓:“玉蕊花Passiflora caerulea L.即西番莲也。名见《秘传花镜》”。因此,我国学者在研究、诠释《花镜》乃至《群芳谱》等古籍中的玉蕊花或玉蕊时,便认为是西番莲或西番莲属的鸡蛋果(P.edulis)。中国旅游出版社出版的《花鸟诗歌鉴赏辞典》,选录了几首吟“玉蕊树”的诗,并在赏析中介绍了唐代的神话传说,但在其注释中却仍然写道:“玉蕊花,别称西番莲……属西番莲科蔓生植物”等,还说此花“传入我国已有一千三百多年”。

实际上,陈淏子《花镜》中的“玉蕊花”,即唐代诗文中的“玉蕊”、“玉蕊树”,而且其文字也多抄自《玉蕊辨证》(王象晋《群芳谱》中的“玉蕊”,亦多抄自《玉蕊辨证》)。只是陈氏仅据“条蔓若荼?”,便将其归人“藤蔓类”中,已是错误;而孔氏又将其视为草质藤本西番莲,则更加谬误;《花鸟诗歌鉴赏词典》又据此断定西番莲“传入我国已有1300多年”,更错上加错。考之西番莲最初在《群芳谱》中仅为“莲藕”的附录之一;《花镜》称“西番菊”,但文字多抄自《群芳谱》。清代李调元的《南越笔记》谓:西番莲“瓣为莲而蕊为菊,以莲始而以菊终,故又名西番菊。”可见,西番莲在我国栽培的历史不超过400年,且至今也仅南方热带地区有引种。将此不能直立的草质藤本植物视为唐代花木玉蕊,实属荒唐。

“玉蕊”正名

通过对唐代的大量有关玉蕊的原始文献分析已可见玉蕊的基本形态、观赏价值,主要生物习性及分布范围。另外,宋人对玉蕊原植物的热烈争辩,也可为我们考证玉蕊原植物提供一些有益的线索。

周必大和宋景沂都认为玉蕊既非琼花,又非山矾。前者说曾请人从镇江招引山移来一株幼树,“条蔓如荼?,种之轩槛,冬凋春茂,柘叶紫茎。再岁始著花,不久当成树。花苞初甚微,经月渐大,暮春方八,出须如冰丝,上缀金粟。花心复有碧筒,状类胆瓶,其中别抽一英,出众须上;散为十余蕊,犹刻玉然。花名玉蕊,乃在于此”。后者则记载招引山的玉蕊为“枝条仿佛葡萄,叶类柘叶之尖圆,梅叶之厚薄。花类梅,而萼瓣缩小,心微黄,类小净瓶。暮春初夏盛开,叶独后凋;其香殊异,其高丈余,是名玉蕊”。从这些记载中可知,玉蕊的小枝较细长,叶的大小、形状似柘(Cudrania tricuspi data,叶卵形至例卵形,长3~14cm)。花形似梅花而差小。雄蕊多而细长,有如冰丝,上有黄色花药;雌蕊柱头高于雄蕊,子房膨大,花落后,宿存的细长花柱和膨大的子房恰似“胆瓶”或“小净瓶”。

曾慥等人的“玉蕊即山矾”说,也决非偶然,亦值得重视。曾氏说,王安石将郑花写作?花,“?、郑音近,而呼讹耳。吾乡又呼乌朕花。朕、郑、?音亦相近,知一物也”。考曾慥系福建人,而山矾属的白檀(Symplocos paniculata)在福建至今仍有“乌子树”的别称。洪迈说,“?花,又名米囊”,而白檀今有“碎米子树”的别名。古人谓“其叶供染事”,而白檀恰又有“染叶”的别名。张淏的《云谷杂记》引《集韵》中的“?”字,注云:“?今有两种,一种曰乌朕,木理坚细而莹白,花极芳烈;一种曰白?,枝叶与乌朕少异,而香亦少劣,染家亦用”。这表明,“?花”或“?花”,当时系山矾类植物的泛称,玉蕊应为“乌朕”,山矾当系“白?”。

“白檀”一名系陈嵘(1937年)的《中国树木分类学》按江苏地方名命定的。据笔者多年考证,它就是玉蕊的原植物。它是高可达10m的落叶乔木或灌木,树皮灰褐色,小枝细长,与“冬凋春茂”以及“枝条仿佛葡萄”、“如荼?”等较吻合;叶坚纸质或纸质,椭圆形、倒卵形至长圆状倒卵形,长3~11cm,与“类柘叶之圆尖、梅叶之厚薄”吻合;花多朵集生成圆锥花序,每花均有长花梗,花色洁白素雅,花香袭人,以“花甚繁,每发若瑶林琼树”描述极为妥贴;花冠直径可达1cm,深裂为5瓣,确是“花类梅而萼瓣缩小”;雄蕊20~60枚,花丝细长,白而透明,十分显著,确有“雪蕊琼丝”之态,以“花蕊犹刻玉然”描述亦极妥;花药黄色,即“出须如冰丝,上缀金粟”者;雌蕊花柱长于众雄蕊,即“其中别抽一英,出众须上”之谓;花期4~5月,恰是“暮春初夏”时节;花朵不大,但花量多,故当落花时,随风飞舞,“飘廊点地”,有如“白云离叶雪辞枝”。花落后,宿存的膨大子房和细长花柱,确可用“状类胆瓶”、“类小净瓶”来形容。它是温带、暖温带树种,不仅陕西、江苏有分布,江西、浙江、福建、台湾、广东、广西、云南、安徽、湖北、湖南等省区及华北、东北的部分地区均有分布。生于山地疏林或灌丛中,尤以向阳的坡地和近溪边较湿润的土壤上生长最好,与“散漫溪谷中”的诗句吻合。

可见,无论从名称训诂或以植物形态特征、生物习性、地理分布等分析,白檀均系玉蕊原植物无疑。因此,应当为这一唐代名贵花木正名。

早在1100多年的唐代,玉蕊(Symplocos paniculata)就已作为名贵的花木在长安的道观和其他宫禁之地广为栽培,唐代还有关于玉蕊的神话传说,许多文人竞相题咏。宋代以来,由于唐代在长安栽培的玉蕊早已不复存在,故对其原植物曾展开热烈的争论,但由于对古籍中的原始描述缺乏认真的科学分析和考证,所以各家其说不一,终致这一传统名花失传。

玉蕊是一种优良的观赏花木,树姿优美,花朵洁白清丽,且具芳香,春末夏初开花,花期长达半月之久,秋季果熟,鲜蓝色的累累果实亦堪观赏。它枝叶繁茂,还具有抗烟尘和抗有毒气体的环保作用。其果实含油量在27%左右,榨油可供食用及工业用油;木材致密,可供细木工及建筑用;叶可药用。

玉蕊的适应性强,对气候、土壤有较强的适应能力,我国南北各地均可栽培,无论肥沃或贫瘠、干燥或湿润的土壤,均生长良好,且生长较为迅速,1年生苗高可达20~30cm。它不仅可培育成乔木,亦可养成灌木,还可栽成桩景,故极适合作园林观赏花木栽培。在居民区及厂矿绿化及荒山造林中,它也是优良的造林树种。

总之,玉蕊这一传统名花,不仅有较高的观赏价值,而且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和生态价值。但它至今仍处于野生状态,尚未引入园林栽培,更缺少对其栽培利用等科学研究,实为可惜。因此,笔者吁请园林部门予以重视,将其重新引入园林,使这种我国的传统名花在神州大地重放异彩。

© 植物百科